当前位置:

惩戒医闹,不妨多一些“拉黑”式举措

王石川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近日,发改委、人民银行等28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对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失信行为责任人实施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的通知(下称《备忘录》),将实施跨部门联合惩戒措施,包括将限制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G字头动车组列车、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高消费及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限制招录(聘)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等。

《备忘录》一出,有赞者,也有弹者。在众声喧哗中统一共识,或不容易,但在医闹频现的语境中,特别是伤医事件此起彼伏,依法惩处违法犯罪者,则不难找到“最大公约数”。比如,日前北大医院妇产科医生被患者家属殴打,就激起众怒,舆论场中呼吁严惩暴力伤医的声音成为主流,这是民意的集中呈现,也体现出公众对伤医事件已经忍无可忍。

一种声音认为,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责任人,通常已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比如被行拘或刑拘,为何还让他们承担额外的失信代价?从法理上看,暴力伤医,于法不容,当事人被法律制裁,纯属咎由自取。该不该剥夺他们乘坐飞机、列车软卧、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消费权利呢?值得探讨。但很显然,无论伤医还是其他涉医行为,有时不只是触犯法律,还破坏秩序,伤害道德,属于失信。比如,报道中提及的倒卖医院号源,就不只是单纯的违法违规行为。在法律框架内,对当事人处理,让其吃上失信的苦头,有何不可?

当前,我国的信用体系建设正日益走向完备。稍加留心即可发现,不仅个人失信被惩戒,企业、政府部门失信也会被惩戒;不只是赖账被“拉黑”,在动车上吸烟、在飞机上寻衅滋事、在旅游时有不文明现象也可能被“拉黑”。有个案例是,某人在高铁上“霸座”也被“拉黑”。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不强。”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对突出的诚信缺失问题,既要抓紧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又要完善守法诚信褒奖机制和违法失信惩戒机制,使人不敢失信、不能失信”。将之延展开来,对那些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责任人,依法严惩,将之“拉黑”——纳入信用黑名单,他们恐怕就不敢再肆无忌惮危害正常医疗秩序。

“拉黑”不是万灵丹,但经现实检验,一些人被“拉黑”后的确态度大变。媒体曾报道一个耐人寻味的案例,某地一名“老赖”主动致电某法官:“法官,我是你的当事人,被你们法院上了‘黑名单’。我已经让家属去法院送钱了,请你尽快帮我解除‘黑名单’,谢谢你!”一向倨傲的“老赖”,为何主动还钱?原来,被“拉黑”后无法买票回家。权衡利弊之后,不得不主动还钱。由此可见,设立信用黑名单,确有效果。

需要厘清的是,28部门联合印发的《备忘录》并非存心跟医闹过不去,其惩戒对象很宽泛,既包括故意伤害医务人员的,还包括侮辱恐吓医务人员的;既包括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器具或危险物品进入医疗机构的,还包括教唆他人或以受他人委托为名实施涉医违法犯罪行为。简言之,要被“拉黑”的对象是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责任人。

同时,被“拉黑”之后也不意味着当事人就终生被歧视,生活在“寸步难行”的困境中。《备忘录》明确,联合惩戒的实施期限自行为人被治安或刑事处罚结束之日起计算,满五年为止。期间再次发生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失信行为的,惩戒期限累加计算。惩戒实施期限届满即退出联合惩戒。这一设置,既显现了威力,也保持了弹性,一旦推行势必产生良好效果。

两年多前,国务院发布实施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该纲要明确指出,一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单位要想立足于社会,求生存谋发展,必须加强信用建设。与之相对应的是,纲要还要求,从法院执行、食品药品安全、环境保护、安全生产、税收征缴等社会关注的重点领域做起,建立严重失信黑名单和行业禁入制度,使守信者处处受益,失信者寸步难行。这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提醒,也是警示,不做违法的事,不做败德的事,也不做失信的事。

信用建设是市场经济的基石,是和谐社会的基础,也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当制度安排更健全,不敢失信、不能失信、不愿失信的社会氛围逐渐浓烈,我们更自重,就能尝到守信的甜头,感受到遵纪守法带来的尊严,从而更有动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信人”。(责任编辑:唐华)

http://www.gamegue.com/opinion_70_194170.html

本站原创,赌博评级: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赌博评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