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倍修宪可能会给亚太地区带来较大危害

周永生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博导、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

10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陆上自卫队朝霞驻地(位于东京都练马区等)训练场出席检阅仪式并训话,他表示“创造所有自卫队员都能带着高度自豪感完成任务的环境,这是活在当下的政治家的责任,我决心履行责任”,再次表达了欲将自卫队明确写入《宪法》第九条的一贯主张。

首先,安倍的这种训话,明显是找错了对象。安倍的这一训话,暗示着要修改宪法,明显表现出对宣誓遵守宪法的自卫官和自卫队员的不尊重,同时也是对日本国现行宪法的不尊重。因为在日本国宪法第99条当中规定:“天皇或摄政以及国务大臣、国会议员、法官以及其他公务员均负有尊重和拥护本宪法的义务。”该宪法条款的名称即为“尊重拥护宪法的义务”。安倍这种暗示和煽动修改宪法的说法,显然违背了“尊重拥护宪法的义务”,没有履行作为国务大臣遵守日本国宪法第99条的规定。即使在此事之后,安倍的亲信官员出来澄清,表示安倍首相的讲话不包含有修改宪法的含义,也几乎没有日本媒体愿意相信,因为他们相信修宪是安倍最重要的政治路线,这种暗示性的讲话与安倍其他修宪言论并不矛盾,而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其次,安倍再次表现出了急于修宪的政策。安倍9月第三次当选自民党总裁,10月2日重新组阁,安排前文科相下村博文为宪法修改推进总部长。他因与安倍是多年来的亲信而为人们所知晓,在防卫大臣的安排上,任命了积极推动修宪的岩屋毅。党的总务会被认为是围绕在第九条中写明自卫队存在的方案党内“对决的最终舞台”。安倍认为,不能让修宪的讨论再持续下去了,那样下去没有休止,而必须抓紧时间落实修宪。所以,他的党内和内阁的人事任命,在很大程度上围绕修宪展开。预想的实现修宪的最快流程为,首先向今秋临时国会提交自民党修宪草案,然后在明年例行国会上与公明党和部分在野党议员一同制定修宪原案,随后在夏季参院选举前,若在众参两院获得三分之二以上赞成,则由国会提议修宪。然后,才能进行全民公决。

第三,就目前安倍修宪的内容而言,仅仅属于温和修宪,比石破茂主张的修宪还不够激进,只是要将“自卫队存在合法”的条款写入现行宪法第九条,而作为其中的第三款。而石破茂则主张彻底废弃现有宪法的第九条,而加入建立国防军,拥有对外交战权等内容。

但安倍的的温和修宪同样具有危害性。

一,安倍想通过温和的修宪,获得二战以后对宪法修改的实质性突破,这其实是更老谋深算的一种修宪方式。因为像石破茂那种激进的修宪路线,日本民众很畏惧,害怕将日本引向战争企图,因此,在当前条件和形势下,民众不同意,实现修改的宪法的可能性就极小。而安倍这种温和修宪的方式,却具有更大的蒙蔽性。人们会想,自卫队已经存在了60多年,已经是一个事实,为什么不可以通过宪法修改而正式承认呢?而一旦经历了这一次的宪法修改,就可能为以后降低修宪门槛开辟道路。这恰恰是日本右翼势力所期待的,这样,以后随着形势的变化,加入其他的修宪内容就变得更加容易。这是安倍修宪的潜在危害。

二,安倍主导了解禁集体自卫权法律和实际军事路线的建立,而且,这种已经落实到实务层面的军事路线,日益表现出其强大的危害性。日本自卫队目前已经着手购买和研制进攻性的武器,包括F35战机,长距离地地导弹,1000公里的空地巡航导弹,高速滑翔弹等;并且,派出大规模的舰队到南海、印度洋等地区进行军事巡航,军事演练。给地区局势的稳定带来了危害和不确定性的影响。

三,不久安倍就要访问中国,他表示愿意改善两国关系,推进中日关系高水平发展,但是,日本对中国的军事戒备,和军事上的对立、围堵却丝毫没有放松。实际上是在通过本国的军事实力企图建立一个围堵中国的军事联盟。这毫无疑问不利于地区稳定与和平。而一旦修宪成功,这种军事方面的对立有可能继续深化。因此,安倍的修宪对中国和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不仅有打破现状的嫌疑,从长远而言,可能会产生新的威胁。(责任编辑:王鑫)

http://www.gamegue.com/opinion_35_194135.html

本站原创,赌博评级: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赌博评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