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助台发展“潜舰自造”的目的

刘匡宇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近期,美台军事合作动作频频,释放了清晰的支持台湾“防务自主”的信号。7日,台防务部门称,美国将核准台“潜舰自造”所需载台技术协助与相关装备商售案的“营销核准证(marketing license)”,台军“海昌计划”所需包括战斗系统等“红区”装备也有望获准输出。这不但被视为台“潜舰自造”的一大突破,也是美国调整对台政策、深化与台防务关系的重要象征。特朗普政府鼓励其亚洲盟邦通过采购和自造增进军事实力,而蔡当局又重点发展“机舰自造”、“资安”和航太产业,双方的目标和路径高度契合,也酝酿出新的发展态势。

首先,商售许可是美助台“潜舰自造”的关键“积木”。20年来,台海军守着仅有的4艘破旧潜艇坐困愁城,也并不具备潜艇设计与建造经验。蔡当局“潜舰自造”的“海昌计划”也高度依赖美援,分为两步走:其一,通过现役“剑龙级”的延寿案与战斗系统提升案积累“自造”的技术和经验。此前,特朗普政府通过商售与军售管道批准了包括MK48型重型鱼雷、声纳和潜望镜等相关技术装备的对台输出,台湾所需“红区”装备约半数已觅得商源,且该许可并未排除其他潜艇应用。其二,争取“潜舰自造”所需载台技术协助与完全依赖外援的所谓“红区”装备输出。台湾借“剑龙案”的系统整合与输入的暧昧空间,为“潜舰自造”关键装备和技术输台制造了先例和条件。但“海昌计划”如百衲衣般来源不同的装备与系统,台湾希望美方作为主合约商全盘检视以整合到同一潜艇载台,并提供“红区”装备,在台湾于3月底完成包括船体线型、甲板隔舱布置等主要构型的“设计文件”后,美方即发放许可。

其次,美对台防务政策转趋进攻性,强化台湾在“印太战略”中的节点作用和“同盟”身份。日前,美国务院负责“印太战略”事务的副助卿黄之瀚(Alex Wong)访台时,明确提出包括要将台湾纳入美“印太战略”及强化“对台承诺”。美保守派正在推动这种变化的制度化和结构化,从根本上改变对台政策,包括售台进攻性武器的常态化和高端化,例如F35B、潜艇、“萨德”等,甚至帮助台湾发射“微卫星”、训练宇航员和发展能量武器。更重要的是,上述热炒武器能勾连起一张针对大陆的战略威慑和情报侦查网络,例如洛马声呐技术的水下情报系统、F35B的战场情搜和联网功能,以及“微卫星”搭建的“全天候侦查监控网络”。如此,台湾不再是美国第一岛链上的“情报低地”,而是会被强化成为其围堵中国大陆的“印太战略链”和“东亚小北约”的重要节点。例如,美国已经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以及其在亚太活动的航母、两栖舰上大量部署了F35和“萨德”,一些大陆邻国也在候选,若在台完成部署,则数以千计的五代机或将形成对大陆的战略合围和空中压制。

再者,商售模式或将开启美台防务整合的新模式和新可能。此次潜艇输台的商售许可不但是美国重新检视台湾安全议题的起手式,也体现了美台军事合作路径和内容的重大转折,即通过价格和渠道都更有弹性的商售代替“质优价高”的传统军售模式,来化整为零、分散压力、规避制约,同时降低台湾获取输出许可的难度。

其一,美台军事合作深化融合。军售多是具体装备和技术的个案,而商售模式或更强调全面的军事合作与产业整合,“美台商会”长期鼓吹将台湾防务产业深度融入美国军工产业的产业链和价值链,台军工厂商已为此形成产业协会,并通过当下多个防务会议与美方对接,欲成为其供应商、制造商,同时也可借外部力量开拓海外市场,例如合作制造“低配版”的“小F35”、“小神盾”以供外销。

其二,形成以美国为中心的对台售武“朋友圈”。此前,荷兰、法国曾因对台军售行为而恶化与中国大陆的双边关系,但各国军工产业并未放弃台湾市场。此次商售许可或建立一种新模式,即由早已关闭传统动力潜艇生产线的美国居中牵头,拉来台湾合同和开工定金启动欧洲生产线,鼓励各国在美国掩护下间接向台湾进行军事转移,如在潜艇外壳和“绝气推进系统(AIP)”技术上有优势但碍于政治限制无法单边对台输出的日本。由于中美《八一七公报》并未明确限制对台军事技术转让,美国也得以多次借机向台湾转移装备技术。

未来,把台湾视为“客户”,矢志服务美国厂商和赢回产业链的特朗普上台后,美台军售模式自然转向更为隐蔽且有弹性的商售途径,对中国的政治红线提出更深层次的挑战。不过,由于商售买方需要为运维另掏腰包并承担商业风险,美方不会介入或监管项目执行,很容易牵扯到政争和腐败。在远有“拉法叶案”臭名昭彰,近有“庆富弊案”余波未,“潜舰自造”大幅引入商售必然引发质疑。

此外,美国对华“台湾牌”正升级为政治战。美国频繁打“台湾牌”,有明显而精确地配合中美贸易博弈的意图;其“台湾牌”也不再是单一要价,而是从手段升级为目的本身。除了多头推进防务合作,美国还推动在台设置“境外入境”以加速双方社会一体化。特朗普政府大洗牌后,搭建了包括国务卿候选人蓬佩奥(Mike Pompeo)、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人在内的“中国通”“鹰派”国安核心决策圈。

其中,身份敏感的博尔顿有意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的新馆落成仪式。不容忽视的是,而AIT新馆采取堡垒设计,预计将派驻美海军陆战队驻守,其构想是成为美国在亚洲的情报中心和指挥中心。可见,无论是当前中美博弈的战术需要,还是中长期中美关系重构的战略考虑,美国愈发系统的“台湾牌”不只是将其作为筹码,而是全面强化对台湾的战略控制,将其作为中美长期政治战的重要场域。

不过,特朗普对黄之瀚访台未申报而不满,博尔顿称会隐忍立场配合特朗普,“亲台”政客密集访台“收保护费”等消息似乎显示,特朗普的对华“组合拳”,部分也是由于其新团队虽有美国政界“对华政策调整”的共识和民意加持,但仍缺乏清晰而系统的政策路径,甚至有揣度上意、冒进邀功的可能。(责任编辑 王琳)

http://www.gamegue.com/opinion_29_183729.html

本站原创,赌博评级: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赌博评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